第七章:常胜将军
作者:chenx      更新:2024-06-03 10:01      字数:2281
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就在许兰时开始思绪漫天飞舞的时候,系统及时打断,用生硬的机械音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这不咳没事,一咳许兰时就打了个寒战。毕竟系统存在脑海里,它这一咳,许兰时总有一种自己被电了三四下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她咬牙切齿道:“你说话就说话,学什么人咳嗽啊!让你学了吗你就学,能不能有点作为系统的觉悟啊!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破口大骂,给我们正准备装逼的系统吓了一跳,沉默了半晌才道:“对不起宿主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没好气道:“行了,咱娘俩没有隔夜仇,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:你跟谁娘俩呢?

       但它不敢说。

       “其实吧,咱们的男主才刚打完上一场战回来。这……皇帝虽然是扒皮、想用他,但也不能这么扒呀,满朝文武都看着呢”,系统夸张道:“加上男主旧伤未愈,还在家里养伤呢。这不一来二去的,北疆之战就没有男主参与了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跳脚:“不儿,不扒他就要扒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尬笑:“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,这满朝文武盯着,皇帝又是个要脸面的,也不好再抓他上战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:“没办法?!那你绑定是我干嘛吃的!告诉我没办法的?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:“……帮你。”???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:帮你姥姥个腿啊帮!你到底帮在哪了?!

       系统还想再多说两句,挽回一下自己残破的形象,许兰时机智的小脑瓜一转:“你说这个男主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:“呃……在家?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一打响指:“对啦!我跑到他家去,跪在他面前、给他磕头,求他救我狗命一条!统子,你说咱们这个爱民如子的常胜赵将军会不会救我?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:“……他可能会觉得你脑子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:“……嘶——你说我如果勾引他呢?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退出脑海世界,一撩头发,小碎步去了妆台前端倪着镜中人,满意道:“你还别说,我长得倒有那么几分姿色。他是男主,天子骄子啊!我勾引一下也不亏啊!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默默补刀:“宿主,你不亏,男主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:???

       “滚一边去!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捂脸跑了: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   就在许兰时对镜自照,在想如何勾引男主的时候,请春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公主……”,请春有些害怕,这公主会不会是受什么刺激了,怎么开始对着镜子又笑又眨巴眼的。她吞了吞口水,硬着头皮道:“陛下身边的余公公说,后日陛下要在宫中宴请赵将军,问您要不要出席?您若是不想,奴婢便回了余公公,叫他不必准备您的席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照得正自得,被请春这么一打断,随口道:“什么照将军鱼公公的,不去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请春称是:“那奴婢这就回了余公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捻起根簪子摆在发髻旁,细细看着镜子打量,敷衍道:“嗯,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请春行了一礼正要退出去,许兰时周身突然颤了一下,忙不迭扔开了手中的簪子,跳了起来:“哎!等等,你说的是赵将军?哪个赵将军?”

       请春有些疑惑,但还是回答道:“赵谨赵将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登时喜笑颜开,这叫什么?这就叫瞌睡送来个枕头!

       请春看着许兰时的表情逐渐猥琐化,不免有些害怕,抖了一抖才小声提醒道:“公主,注意表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忙不迭收回了肆意狂奔的笑容,郑重道:“赵将军可是我朝常胜将军,是我朝之宝!宴请赵将军乃是国之重事,我虽为即将出嫁的公主,但也代表皇室,按理还是要去一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请春尬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请春:对不起公主,这个臭脚我实在捧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没管请春的神情,催促道:“快去跟那什么鱼公公说,我要去!”

       请春如大赦一般,头也不回的跑了——实在是这个臭脚太难捧了!公主,对不住了!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优哉游哉地接着挑选首饰,系统突然跳了出来:“宿主,有用的我来了!男主赵谨喜欢温柔似水、端庄大气的姑娘,宿主你就按照这方面打扮,一定可以拿捏住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表示怀疑:“你前几次你跟我说的最后都成什么样了,你自己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:“那只能说明我的分析不到位,但是!”

       它装起来了:“宿主,咱们可是在书里,这书里的人设还能有假?你不知道的,当然得依靠我这个万能的系统啦!”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并不吃它这套:“你说得对,但我凭什么信你?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:“凭我俩绑定啦!你有了我,那简直是有了一张大杀牌,易如反掌啊!”

       说着,系统还在许兰时的脑海里幻化出了只手,前后翻转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:“哪里有回收系统的,我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:??!!

       系统立刻哭天喊地:“宿主啊,你不能没有我啊!宿主啊,你不能抛弃我啊!咱俩多年的感情,难道就要付之如流水了吗!”

       “多年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系统:“嗯……我生产就耗费了许多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宴请这位常胜将军当日,许兰时穿了套嫩黄色的宫装。

       她今日将请春、待夏都带上了,待夏在后跟着,不免附耳去请春身侧:“公主不是爱穿素色衣裳么?怎么今日偏要挑了什么端庄大气、温柔似水的衣裳?”

       请春也觉不对,小声道:“我上回还瞧见公主在镜前又是笑又是眨巴眼的,瞧着可渗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待夏皱了皱眉头,分析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咱们公主撞邪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看不像,哪有人撞邪是这样的”,请春持反对意见:“反倒是自从上回陛下来出了那档子事儿才这样的。或许是吓着了?”???

       许兰时离他们也没两步的距离,这简直就是当面蛐蛐人,到底是哪些剧说这样听不见的!

       她停了脚步:“你们俩,我就算是撞邪了或是吓着了,但我不是聋了。你们敢不敢再大声些,走我跟前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请春、待夏: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奴婢不敢。”